菜单 搜索

  在曹丕的灵堂上,曹叡感谢司马懿当年不顾一切救了自己,否则他今天也不会成为天子,他在洛阳城给司马懿安排了新的宅子,希望司马懿以后好好辅佐自己。司马懿战战兢兢回答说是人臣之本分。司马懿走后,曹叡收起了刚刚伪装的良善摸样,冷漠的扔掉了头上的孝帽。

司马懿入住新宅新添幼子

  曹氏宗族原本以为曹丕死后,新政就会被搁置,没想到司马懿回来了,且位列侍中,和曹真、曹休平起平坐,这就意味着曹氏宗族要永远被新政打压。他们打算趁着国丧,召回外派到各州县的官员来奔丧,等他们到了京城之后,想办法将涉及新政的官员全部罢免,没了这些官员,新政势必化为泡影。

  司马懿携全家住进了曹叡安排的大宅子,他们第一次见到这么大的府邸,住多大的府邸就注定要担多重的责任,张春华感慨以后再也没机会像在老家时候一样自在了。夫妻二人参观至客厅时,发现一个两三岁的孩童正在戏耍,他们以为是看房人的孩子,便打算让孩子带他们到处转转,这时柏灵筠从门外进来,介绍说这孩子名叫司马伦,是司马懿的儿子。柏灵筠坦言自己现在已经没有皇命在身,如果张春华要赶自己离开司马家,自己毫无怨言,张春华看着年幼的司马伦,允许柏灵筠从此就留在司马家,二人分居东西两院,互不干涉。

  在成都的诸葛亮接到来自洛阳的急报,确认了曹丕的死讯以及辅政的安排,一切都如诸葛亮所料。马谡分析:陈群性格软弱不涉军事,曹休职责在东吴,性急少谋,这两人都不会对蜀国产生威胁,曹真负责与蜀国的战事,虽然勇武,但是量小性骄也是不足为虑的,唯独司马懿他看不透,司马懿虽很少用兵,但是魏国近些年来的大事似乎都被他控制着。在诸葛亮眼里,魏国也只有司马懿才是蜀国真正的劲敌,但只要曹真、曹休还在大魏朝堂,那司马懿就必受制于他们,他们内部的争斗正是蜀国收复中原的良机。

百官奔丧引朝堂争议

  司马懿在尚书台查看各地情报,他担心吴蜀两国趁魏国国丧趁虚而入,发现东吴、西蜀异常平静,而这时候的平静并不是什么好消息。曹休曹真来到尚书台,要求他们立刻下诏让各地百官前来奔丧,司马懿知道他们是想借百官奔丧之际,贬谪异己官员。但是曹丕临终前,对于百官是否奔丧并无遗诏,于是司马懿便提出曹操临终前的遗诏是百官不得擅离职守,再加上现如今吴蜀两国虎视眈眈,实在不能因为奔丧误了政事,曹真却认为百官奔丧乃是国之体统,大孝的体现,现如今已经没什么战事了,不能拿当年的遗诏来应对如今的局势,双方争执不下,陈群提议此事交给天子圣裁。

  曹叡召来宫廷画师来画母亲甄宓的画像,然而却因为画师画不出甄宓的美貌,他一气之下竟将所有画师全部斩首,并下令在民间征调画师,只要能画出甄宓姿容,赏万金,封万户侯。

  四位辅政来到皇宫,曹叡的大内官辟邪挡在门前说皇帝不方便见他们,可以帮忙转达,四人在转达来意之时又起争执,曹真还差点动手打司马懿,气的一向软弱局势中立的陈群暴跳如雷。辟邪将四人来意转达给曹叡,曹叡一听这四大辅政大臣因为奔丧之事差点打起来,不禁觉得甚为好笑,他认为司马懿一人对曹真曹休两人,似乎落了下风,那就听司马懿的吧,主意拿的甚为草率,他才不在乎这些事情,他现在只在乎画师们是否能将他母亲的姿容描画出来。

分集剧情

喜欢看“大军师司马懿之虎啸龙吟”的人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