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搜索

  马卫华思来想去,去杂志社找了景灏,警告他离顾嘉一远一点。晚上,马卫华又打电话给嘉一提出见面聊一聊。嘉一的语气略显疲惫,但她还是答应了,和马卫华约了在家里见。马卫华到了之后发现家里黑灯瞎火的,她开了灯后,只见嘉一坐在客厅的地板上喝着酒。

  马卫华劈头盖脸就骂了嘉一一顿,不准她当第三者,破坏别人的感情。嘉一感到心累,她反问马卫华为什么不管是感情还是工作她都要被干涉,更责怪马卫华是导致自己和何安宁分手的罪魁祸首。他们两个人交往那么多年,却一个字也不敢透露给马卫华,就是害怕现在这样的结果。马卫华其实真的只是源于一个母亲对儿女的关切,嘉一的指责让她激动不已,她伸手给了嘉一一个耳光。

  嘉一被打了以后情绪仍未平复,她的下一句话戳中了马卫华的伤口,她说马卫华就是这样将她的爸爸逼死的。马卫华直骂嘉一什么都不知道,但她只喝了一杯酒,就离开了。嘉一独自嚎啕大哭,她的情绪得到了彻底的宣泄。深夜,她给马卫华发了微信消息,为自己的大吼大叫而道歉。马卫华回复她没事,让她好好休息。第二天一早,嘉一接到了颜舜华的电话,说是想和石慧贞一起去看看石妈妈,希望嘉一帮忙接送。

  嘉一答应了,起来后发现马卫华给她做好了早餐。母女俩的气氛有些尴尬,嘉一说起了颜舜华的电话,马卫华表示她知道,因为她也一起去。于是,她们一行四人一起去了养老院接石妈妈到海边看鸟。石妈妈的身体状况并不好,早已经不能自由走动,需要轮椅。今天她的状态还不错,还算精神。之所以带她看海鸟,是因为她曾告诉过石慧贞,死后想变成一只鸟,自由自在地飞翔。

  期间,马卫华主动向嘉一道歉,说自己其实没有想要拆散她和安宁。嘉一表示了原谅,母女俩经历这一场风暴后,感情反而更好了。只是,石妈妈却在这里永远地停止了呼吸,石慧贞抱着轮椅上的老母亲泣不成声。颜舜华不知如何安慰她,只好跑去通知不远处的马卫华母女,她还没说出口,马卫华和嘉一便明白了。她们不约而同地选择了沉默,静静地依偎在一起。

  事后,嘉一打电话给安宁,告诉他这个消息,并表示自己不想和他分开。安宁听完后只说自己就在她身边,因为他也不想和她分开,其实他甚至没有回奥地利。嘉一闻言破涕为笑,生命是多么短暂,他们能彼此相守,真的是一种幸运的缘分,如若再不珍惜,当真是要天打雷劈了。

  很快,石慧贞办理了石妈妈的后事,她把老人家的骨灰盒放到了河里,寓意是让母亲去追寻想要的自由。

分集剧情

喜欢看“亲爱的她们”的人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