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搜索

  曹真身受重伤无法再上战场,蜀军虽退,但魏军也没赢。朝堂之上,曹真之子曹爽将罪责全部推给司马懿,孙礼为司马懿辩解,因大雨泥泞会师迟了几日,便遭到六十军棍惩处,之后几日一直负伤在床,曹真的一切决策司马懿都未参与,司马懿一句也不为自己辩解,曹叡见状也不好怪罪司马懿。

司马懿终掌魏国兵权

  曹叡带着司马懿来看伤重的曹真,曹真这次见到司马懿并没有太生气,反而将自己手中的用雍凉兵权交给司马懿,请曹叡封其为大都督,他知道自己这次起不来了,怕是以后再也不能上战场了,守卫大魏,抵挡诸葛亮的只有司马懿了。在曹叡的授意下,司马懿接下了曹真的印信,并立下誓言,若诸葛亮越祁山半步,司马懿以死谢罪。

  曹真伤势复发而死,临死前他告诉曹叡,自己之所以将印信送于司马懿,是担心司马懿伤了曹叡,因为曹叡现在实力还不够,如果自己不主动将印信给司马懿,恐怕他到时候会自己来抢。曹叡答应曹真,一定会栽培他儿子,让其日后有实力与司马懿对抗。

  诸葛亮得知曹真之死,认为这对蜀军来说并非好事,之前接二连三对曹真使计,曹真看不出来,但司马懿绝对知道那是陷阱,却并不提醒曹真,足见司马懿的心思之深沉。曹真一死,魏国能顶替曹真的只有司马懿了,这对蜀军来讲,并非好事。

  蜀国朝廷分化为两派,一是诸葛亮为首的荆州派,一是李严为首的益州派,蜀国退守益州之后,荆州派反客为主,这使得李严等心有不甘,刘备当初托孤于此二人,就是希望平衡新旧势力,刘备死后这二人便无法相安。刘禅平日宠信宦官,与李严来往密切,诸葛亮在蜀国名为丞相,刘禅拜为相父,肩负北伐众人,刘禅、李严对其多有忌惮。司马懿认为,诸葛亮的智谋天下无双,在阵前与诸葛亮对阵,自己绝无胜算,但诸葛亮的弱点在后方。若诸葛亮在前线与司马懿交战时,李严在后方有所动作,诸葛亮必定分身乏术。

司马诸葛各拼智谋

  若诸葛亮北伐获胜,在西蜀朝堂之上便会一家独大,那时李严便无立足之地。司马懿让柏灵筠作为使者,秘密前去见李严,希望能和李严合作,破坏诸葛亮的北伐大计。

  诸葛亮再次出兵祁山,屯兵渭水之滨,曹叡以司马懿为大都督,抵抗蜀军。粮草依然是诸葛亮的弱势,现在正值收麦的季节,司马懿命张颌率领四万士兵驻守在陇上小麦最丰足的地段,若诸葛亮派人前来割麦,便夹击蜀军。

  柏灵筠到成都见李严,李严认为司马懿派个妾室来与他相谈,甚是不屑,柏灵筠对李严厅中所挂的书画评判一番,画上所留诗句尽显思乡之情,但李严本就在家乡,可见是有其他人将李严压迫的有种寄人篱下之感,故才有思念以前的家乡之感。柏灵筠所言正中李严心中所想,李严对这柏夫人不得不另眼相看,奉座上宾。

  因李严故意推脱,不派发运粮车,蜀军粮草迟迟不到,诸葛亮见正值麦收季节,便打算让士兵到陇上割麦,陇上已经被魏军团团包围,先机已经被司马懿占了,诸葛亮只能另想对策到陇上割麦。

  诸葛亮与司马懿两军对于阵前,司马懿扯着嗓子喊诸葛亮,跟他问好,属下将士提醒他,军营中是有传令兵的,不需要大都督亲自大喊,司马懿尴尬着让传令兵传话。诸葛亮来到阵前,坐于车椅之上,不佩戴刀剑,不穿盔甲,神态淡定,司马懿见状也想模仿,拿出马扎撑开坐于阵前,并拿出一把凉扇模仿诸葛亮。

分集剧情

喜欢看“大军师司马懿之虎啸龙吟”的人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