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搜索

  士兵们如狼似虎地拖着夏恒煊向外走去,成碧在一旁的牢房中目睹这一切,目眦欲裂,恒煊路过成碧的牢房,大喊自己将雨竹托付给成碧了,成碧不由泪如雨下。

  雨竹追出门外,就在门外的空地上,夏恒煊微笑着慨然赴死,雨竹亲眼看着哥哥倒在血泊中,承受不住这打击昏死过去。

  监狱长打开成碧的牢房门让成碧离开,成碧像疯了一样去抢监狱长的枪,监狱长气急败坏地命令士兵们将成碧拉出去毙了,站在夏恒煊的鲜血上,成碧闭上了眼睛,做好了赴死的准备,然而,士兵们只是对空放了几枪便收枪离去,留下成碧一人伏地痛哭。

深陷悲痛雨竹难自拔

  雨竹大病几天,醒来后懊悔不已,认为是自己害死了哥哥,成碧来看她,告诉她不是她害死了哥哥,而是那些没有信仰卑鄙无耻的人害死了他,成碧拿出恒煊在狱中写给雨竹的信,雨竹读着哥哥的信,被哥哥的坚定从容所鼓舞,她告诉自己要坚强地活下去。

  雨竹带着霜菊、于妈和得福准备搬回乡下去,霜菊父母听说夏家破产便来接霜菊回去,要将她嫁给七十几岁的邱老爷,雨竹不准便向雨竹勒索一百大洋,雨竹无奈,只好从仅剩的生活费中拿出钱来打发走了这一对贪财的父母。

  1927年9月,南京国民政府同武汉国民政府合并,史称“宁汉合流”,孙天普因屠杀共产党有功即将到南京赴任,不料,司机却将他拉到了一处僻静地方,原来司机是成碧假扮的,成碧想杀了孙天普为夏恒煊报仇,但老奸巨猾的孙天普将责任全部推在已经先一步到南京赴任的陈得道身上,还巧言令色说服肖成碧为新政府效力,继承夏恒煊的遗志,提起夏恒煊成碧泪流满面,孙天普趁机悄悄溜走了。

不负所托成碧重情义

  雨竹夜里看着哥哥留下的信难以成眠、精神恍惚,连蜡烛点燃了棉布窗帘都浑然不觉,幸好霜菊及时发现,喊醒于妈和得福扑灭了火,而雨竹还笑着对霜菊说自己看到了哥哥,霜菊舀起一瓢凉水浇在雨竹头上问她清醒没有,大少爷已经死了。

  第二天,成碧来看雨竹,知道昨晚着火的事情后拉着雨竹的手告诉她,恒煊一定不希望看到她们这样活着,她要带雨竹到上海去开始新生活,雨竹请求她带上霜菊,因为她和霜菊从小一起长大,从来也没分开过,成碧答应了。

  时间来到1928年4月,雨竹跟随成碧一起来到上海生活已经有半年了,这天,身为国民政府宣传委员的成碧正为北伐的誓师大会而忙碌着,却偶遇调任党务调查科的宋光,宋光听说雨竹到上海生活后仍然是足不出户,便主动上门来开导雨竹,见到消瘦憔悴的雨竹,宋光拿出路上买的茉莉花手链送给她,鼓励她像茉莉花一样迎着寒风绽放,雨竹脸上稍稍有了笑意,但是对成碧专门请的湖北小阿姨做的饭菜还是没什么胃口,宋光见状便建议成碧让雨竹出门工作,正好办事处要招聘速记员,雨竹素来过目不忘,非常适合这个工作,自己可以推荐雨竹,成碧听了也非常高兴。

  晚上,霜菊给雨竹送去一杯热牛奶,告诉她宋光帮她找了一份工作,雨竹不愿去,但在霜菊的劝说下勉强同意了。

  雨竹来到宋光任职的地方找宋光,不巧宋光在开会,在楼下等待的雨竹遇到了速记组的王霞组长,她正在训斥一个圆脸姑娘,要她说出一批支援北伐的物资的准确数目,圆脸女孩说不上来,一旁的雨竹张口便说了出来,原来刚才这份文件曾经掉在雨竹脚下,捡起时雨竹瞥了一眼便记住了,这令王霞对她颇为赏识,而圆脸女孩对她非常反感。

  在铺天盖地的学生游行和反日浪潮中,肖君浩从日本回到上海,下榻在礼查饭店,从服务生那里肖君浩得到了一个信封,有人留了口信给他,打开信封看到是一张汇中饭店的优惠券,肖君浩露出了迷一般的微笑。

分集剧情

喜欢看“红蔷薇”的人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