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搜索

  夏雨竹上班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因为心情抑郁,从不主动说话的雨竹很不讨同事们喜欢,尤其是小张和小付,两人明里暗里对付雨竹,幸好王姐总是护着雨竹。

  这天,党务调查科吴大钧科长召开一个重要会议,小张和小付都推说没空,王姐便让雨竹去做会议记录,不料,因为这份会议记录太过真实,连吴大钧科长的脏话以及调侃蒋委员的花边新闻的发言都记录在册,王姐受到了上司的批评,雨竹见自己连累了王姐心里很难过。

接头失败君浩心焦急

  回到家雨竹很不开心,告诉霜菊自己不想去上班了,因为同事说的话自己都听不懂,生活上也与她们格格不入,霜菊安慰劝解她一番并拿出放了花露水洗得香喷喷的连衣裙让她第二天上班穿。

  第二天一大早,成碧问起了昨天发生在速记组的事情,责备雨竹这么久还没进入状态,提醒她哥哥希望她做坚强独立的新女性,走向社会是独立的第一步,雨竹听后只好将不想上班的话咽了回去。

  王姐告诉雨竹,晚上同事们在汇中饭店有个聚会让她一起去,雨竹为了改善和同事的关系咬咬牙答应了,但从没来过这种地方的雨竹不懂如何拒绝,再加上小张、小付故意让朋友们轮番向雨竹敬酒,雨竹很快喝醉了,冲到卫生间大吐特吐。

  肖君浩也如约来到汇中饭店,他选择了一处便于观察的地方坐下,与这个场合格格不入的雨竹很快引起了他的注意,看着雨竹的窘态不由暗自好笑,此时,一个穿黑西装的苏联人走了进来,他便是君浩此次来上海要见的人帕里西奥克里托,君浩起身准备迎上去,冷不防人群中走出一人拿着匕首对着帕里西奥猛捅了几下,帕里西奥倒在了血泊中,君浩急忙拨开人群,把耳朵凑在帕里西奥嘴边,然而他什么也没能说出来,只是挣扎着用手指蘸着自己的鲜血写下了几个字母,还没等君浩看清楚,帕里西奥身下流出的血便淹没了他的字迹,刚从卫生间出来的雨竹意外地看到了这一幕。片刻之后,中央捕房克拉德少校便带人来到了案发现场,肖君浩和夏雨竹作为目击证人被带回了巡捕房,雨竹凭借过人的记忆力为克拉德少校提供了两条线索,第一她看到凶手嘴边有一颗痣,第二死者临死前写下的是一个英文单词,但到底是什么单词她一时想不起来。

毫不知情雨竹被牵连

  肖成碧和宋光来到巡捕房分别保释出了肖君浩和夏雨竹,原来,肖君浩正是肖成碧的弟弟,成碧一见他便责备他不好好在日本待着跑回来做什么,而且一回来就惹事,君浩撒娇说回来看她的。成碧因为雨竹的事情再次拜托宋光,宋光答应会帮忙照顾雨竹,又告诉成碧有几个小伙子对雨竹很有好感,成碧听说非常高兴,如果雨竹能定一门好亲事,自己也算对得起恒煊的托付了。

  早上起来,君浩因为霜菊将他日本捻丝绸的衣服洗得皱巴巴的而闹小孩脾气,霜菊赶忙道歉,雨竹却认为这不是霜菊的错,成碧笑着对他们说,君浩从小就这样,要她们别跟他计较,接着,成碧安排雨竹陪君浩四处走走,雨竹只好答应了。

  雨竹虽然早到上海但足不出户,反而是君浩带着她四处游逛,最后,君浩带她来到上海顶时髦的巴黎时装店买了衣服、首饰、皮包等,又带她去烫了头发,之后君浩便借口自己还有很多约会,叫了一辆黄包车打发雨竹回去,不料,半路下起雨来,黄包车车篷又偏偏漏雨,雨竹被淋了一身。

  在大街上任致远和雨竹的黄包车擦肩而过,任致远现在表面的身份是作家海德,实际上是地下党在上海一个秘密据点的负责人,今天他们在出版社召开临时会议,负责与上级联络的同志告诉他,上级专程派人来上海掩护一名被捕同志的家属撤离,但上海方联系人昨晚遇害,这名同志失联,上级要求他们以登报的方式与该同志取得联系,话音刚落,窗外响起了枪声,任致远急忙命大家从后门撤退,同志们刚走,巡捕房的克拉德少校便带人闯了进来。

分集剧情

喜欢看“红蔷薇”的人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