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搜索


  莱阳候府,莱阳太夫人拿着梁帝的人偶狠狠扎着,元启前来请安告诉母亲,墨淄候已经入京并连杀六人,闻此莱阳太夫人震惊。乾天院,墨淄候前来找濮阳缨,问其为何要写信让自己来查淑妃的死因,濮阳缨却说自己想与墨淄候做一笔交易,他告诉墨淄候淑妃的死与大梁皇氏有关,而自己却看穿了墨淄候此次前来,除了报仇心中还有对东海伟业的远大抱负,自己则为他制定了一个绝妙的计划,既可以报仇雪恨又可以实现自己的宏图大志。濮阳缨继续直言道东海眼下人心不定,朝中各为其主,而他信奉的白神告诉他,改变这一局面堪当东海之王的大任非候爷莫属,濮阳缨预言三年之内墨淄候定能成为东海之王,十年之内,东海之王定能称霸天下,又说当下要紧的是先为淑妃报仇,然后在大梁埋下东海的种子,墨淄候听到他这番言论,遂问濮阳缨究竟是什么人?而濮阳缨却说自己是帮他实现目标的人。

濮阳缨与墨淄候交易

  长林王府,平旌告诉平章,自己和飞盏已经安排妥当,见平章手拿粉盒欲要安慰,平章告诉平旌,荀皇后查到打造粉盒的工匠已经死了七年,而粉盒经过重重查验都没有查出问题,正在二人猜测时浅雪回来,平章赶紧把粉盒藏了起来。浅雪拿着林奚给的药让二人看,平旌抢过药盒仔细端详,平章让东青打开窗户透气,见此平旌夸大哥心细周到,浅雪也说道只因自己粗心大意,家里有很多事情都是平章在处理,平章却开玩笑道,京城里有很多大家闺秀想要嫁给他,而自己偏偏选了浅雪现在后悔也来不及了,浅雪听到此话忙掐他,平旌看着二人打情骂俏,失落离开。

  墨淄候不明白濮阳缨如此费心费力的筹划,到底意欲何为?濮阳缨却告诉他,自己的用意和候爷的目标并不冲突,其他不愿细说,又补充道大梁现在位高权重的是长林王府,而长林王府真正当家的是萧平章,欲让墨淄候替他除掉平章,见候爷有些轻敌,遂告诉他平章身边的二弟平旌武功盖世,若平旌与浅雪联合起来,恐怕连侯爷这样的高手也很难从容脱身,墨淄候听到此话遂想去长林王府见识一下。

  长林王府,浅雪正和平章在聊林奚,忽然感觉到有人闯进王府,遂起身拔剑出去查看。而平旌早已察觉,他飞到屋顶去追刺客,可墨淄侯已经离开,平旌吩咐东青在府外戒备。墨淄候告诉濮阳缨,东林王府的守卫戒备比他想象中厉害,自己虽进了东院却无法靠近平章,对于侯爷的此次失手,濮阳缨有些意外,墨淄候问他是否和长林王府有恩怨,濮阳缨却说要灭大梁须先灭长林王府。

墨淄候夜闯长林王府

  皇宫里,濮阳缨告诉荀皇后让其放心,不出数日淑妃之案定能了结。平章和平旌在查当年的笔录,发现竟没有莱阳太夫人的信息,平章隐约感觉淑妃的死和粉盒之事应是同一件事,二人正计议着浅雪进来,平旌忙岔开话题说自己饿了,又模仿父亲萧庭生的口气训斥自己,把浅雪和平章都逗乐了。平旌告诉飞盏莱阳太夫人有嫌疑,二人遂决定去莱阳府里查问。饭后,平旌坚持送浅雪和平章回房,平章让浅雪先进屋,自己则嘱咐平旌去莱阳候府时,无论查出什么但凡与后宫之人有关的,必须立刻禀报陛下,依从旨意行事,切不可鲁莽,平旌应允。

  莱阳侯府,莱阳太夫人自感大限已到,偷偷在窗外看着元启读书,依依不舍的离开。回到房里,却见墨淄候已经在等自己,莱阳太夫人欲为自己辩解,被墨淄候打断,他直言道自己已经知道真相,濮阳缨前来,莱阳太夫人看到濮阳缨,遂明白是他出卖了自己,濮阳缨却说自己只不过是让侯爷早一点知道了真相而已,听到此话无可辩驳的莱阳太夫人跌坐在地上,她回忆着自己是如何杀死淑妃,怨愤道自己也是事出有因逼不得已,自己不下手终会有人下手,一旁的濮阳缨却以元启的性命和将来的前程要挟着莱阳太夫人。

分集剧情

喜欢看“琅琊榜之风起长林”的人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