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搜索

  成碧对着任致远开了一枪,但枪里却没有装子弹,任致远也丝毫没有躲避,他认为这是自己欠恒煊的,成碧让任致远马上离开,因为自己想给夏恒煊和自己当年的感情一个交代,但两人最好永远不要再见面,下次自己不会再放过任致远。

  霜菊在学校学习异常刻苦,深得教员的赏识,适逢陈得道到学校来给无线电小组招募人才,认出了霜菊,霜菊一身制服一头短发显得格外精神,陈得道莫名对她生出好感。

  雨竹回到速记组上班,大清早就看到大家拿着小本子往门外跑十分奇怪,王姐告诉她,陈特派员自从受到嘉奖后每天早上都要在院子里给大家训话,让她也去参加,雨竹来到楼下,陈得道因为今天集合的速度比之前晚了十三秒而大发雷霆,要求大家今后要提高效率。

  宋光很看不惯陈得道小人得志的样子,便将报纸上刊登的一篇海德抨击时局的文章《怒潮澎湃》拿给党务调查科孟主任看,认为这个文风与任致远颇为相似,早就看不惯这位特派员的孟主任找来了陈得道,陈得道见他们胆敢怀疑自己十分生气,决定把海德抓来堵住宋光的嘴。

  霜菊一回到家就开始干活,雨竹告诉她她现在的身份是学生,不用再帮自己干活了,说话间霜菊从雨竹换下来的衣服口袋里掏出来那块染血的纱布,雨竹赶忙用长发的事情叉开话题,告诉霜菊长发因为帮助共产党被陈得道用了大刑,后来听说被放了出来但下落不明,霜菊要她以后不要再跟长发来往。

  陈得道从克拉德少校口中得知海德便是任致远大吃一惊,他命手下特务全部出动,见到任致远立即击毙,企图为自己挽回点面子。

  速记组小张和小付拿着登有任致远文章的报纸悄悄议论,被路过的雨竹听到,雨竹问她们怎么知道任致远没死,小付告诉她因为任致远在报纸上写了一篇文章,而一个死人是不会写文章的,现在刑侦科全部都出动去抓任致远了,大家都等着看特派员的笑话呢。

  心急如焚的雨竹想给任致远通风报信,但任致远来无影去无踪,她到哪里去找呢,苦恼的雨竹来到任致远被打伤前的居住地想寻找线索却一无所获。

  雨竹、成碧、宋光一起来参加霜菊的毕业典礼,不料陈得道也赶来恭喜霜菊,成碧对他毫不客气,讽刺他不知自己姓甚名谁,陈得道反唇相讥恒煊尸骨未寒,成碧便和宋光出双入对,成碧愤然离去。

  宋光约见成碧,告诉她自己竞选失败了,成碧难以相信,宋光给她分析,党内斗争已经到了白热化的地步,汪精卫被逼走法国,自己和成碧身为汪派受到排挤是理所当然的,宋光又告诉成碧,霜菊没能按照之前的安排去南京,而是被陈得道要了过来,进了办事处的无线电小组,成碧早就看出陈得道对霜菊感兴趣,要宋光多照应她们。

  霜菊怀疑监听到的一组电波是共产党的信息,便报告给了陈得道,陈得道告诉她,是自己将她安排到这里工作的,一是看重她的能力,二是让她和雨竹作伴,霜菊听了心中还有几分感激。

  陈得道派人破译了那道密电,发现地下党将会在静安寺路华安饭店五零五秘密接头,陈得道怎会放过这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立即安排人手布下天罗地网。

  中共地下党此次因为苏区运输通道事宜派老宋来与任致远接头,老宋如约住进五零五房间后给任致远打了电话,监听电话的陈得道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异常兴奋,准备下午六点实施抓捕。

分集剧情

喜欢看“红蔷薇”的人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