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搜索


  余木子虽然是独身,但一直抚养着侄子昊然。昊然最近和一个香港女孩在交往,而且提出要去香港找她,和她一起经营她家的茶餐厅。可是,木子不肯让昊然去香港,昊然不明白为什么,从小到大,只要他一提去香港,木子就会对他发脾气。别说昊然了,木子自己也发誓绝不会再踏足香港。由于昊然坚持,木子决定让双方都冷静一下。

  经过深思熟虑,木子向昊然出示了自己的遗嘱,她已经和郝律师商量好了,等她百年之后,这个会所以及她所有的财产都属于昊然。而且,木子同意昊然和那个女孩子在一起,只有一个要求,就是让她过来内地。昊然感动于木子对自己的好,但却表示他要的不是这样的生活,姑侄俩不欢而散。

木子公开遗嘱有苦衷

  另一方面,在颜舜华的家里,顾嘉一采访了几位长辈,连美玲也来凑热闹。一开始大家七嘴八舌的,搞得乱哄哄的,马卫华便建议到房间里单独用摄像机采访。这个建议很好,嘉一刚好也带来了机器。就这样,对着嘉一,也对着机器,长辈们说出了各自的故事。

  颜舜华一直很害怕孤独,在家里睡觉从来不关灯,她非常希望有人陪伴自己,不要让自己的生活一团糟。石慧贞数落起了许建设,还说自己就是想要报复他。余木子从八九岁就被送过来内地生活,性格一直很要强。宋书豪则说起了他和颜舜华的初遇,并感慨说有些事情不一定是遗憾,但是人总要经过很久,经过很多才会知道它是好的。采访马卫华的时候,嘉一试探性地问她,那些曾经造成伤害的事情,她会不会有一天能够释怀。马卫华表示,今天以前是个梦,今天以后是个谜,还是活在当下吧。

  当晚,嘉一在整理思绪时,接到了颜舜华的电话。颜舜华一直跟嘉一说她自己一个人过得很好,还弹钢琴给嘉一听,希望她忘掉自己说过的很孤独的那些话。嘉一表示了理解,并答应了她,随后,石慧贞又打来电话,她跟嘉一解释说她和许建设的事情其实很复杂,也不能说他们就是真的想离婚的,虽然在其他人面前石慧贞都表现得很自在,但她有时候也会觉得自己很孤单。所以,石慧贞也希望嘉一能把她说过的话删掉,不要写进书里面。嘉一也答应了她。

父母们吐露隐秘心事

  第二天,嘉一准备了一个大闸蟹局,把佳雯、子俊夫妇和昊然都叫到了家里。吃饭期间,她问了大家几个问题。在子俊是眼中,颜舜华最大的缺点是洁癖,他拒绝颜舜华的方式是装忙;娜娜、佳雯一个说磨叽,一个说唠叨,昊然从小和木子相依为命,就默认把木子当做妈妈了,她认为木子控制欲太强了,他根本不敢拒绝她。即便如此,他们几个人也从来没有改变过对妈妈的爱,但当嘉一问起谁能在妈妈生病的时候第一时间赶到身边时,每个人都沉默了,包括她自己。于是,佳雯提议大家举杯,给各自的父母送出了子女最真诚的祝福,希望他们健健康康,长命百岁。  

分集剧情

喜欢看“亲爱的她们”的人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