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搜索

  刘禅让诸葛亮将手中的兵权交给李严,诸葛亮清楚定是李严等人在背后挑拨刘禅,让其怀疑自己的忠心。诸葛亮表明自己立场,只因受先帝厚恩,故一心报国,十年来一心想着如何恢复汉室江山,反问刘禅难道认为他兴师动众只为了一己兵权吗?刘禅听闻,慌忙解释自己只是担心诸葛亮身体,绝没有怀疑他忠心的意思。诸葛亮知道他是被人怂恿的,连番反问到底是谁为刘禅出谋划策的,刘禅慌乱之下将责任都推给苟安,苟安只是一个小小运粮官,也是李严的心腹,诸葛亮自然知道这一切都是李严的计谋。诸葛亮宣魏延率士兵进殿,宣布李严拖延军粮,以女色迷惑刘禅等罪行,要求刘禅治罪奸佞,李严狡辩试图脱罪,诸葛亮以死相劝,刘禅妥协让诸葛亮全权做主,诸葛亮将李严贬为庶民,并将李轻宵赶出宫。

  司马懿回到魏国朝堂,曹叡明知张颌是被司马懿陷害而死,但却只能夸赞司马懿击退诸葛亮有功。曹叡赏赐御酒给司马懿,司马懿对张颌之死心虚,担心曹叡在酒中下毒,拿着酒杯迟迟不肯喝下,曹叡看得出司马懿的担忧,故意拿起另一个酒杯与他碰杯逼他尽快喝下御酒,司马懿只能喝下,但曹叡却没有喝。

  司马懿出宫后,在宫门口使劲抠着喉咙,想要将刚刚喝的酒吐出来,但是抠了半天也没吐出来。司马师认为,现如今蜀国已经没有李严阻挡诸葛亮北伐了,大魏朝堂除了张颌,没人能替代司马懿,在这个时候,如果曹叡杀了司马懿,那就没人能抵挡诸葛亮了,所以曹叡就算再不满,也不会杀司马懿的。司马懿听完这一番分析之后,才明白原来曹叡刚刚是想吓唬司马懿,只因司马懿心虚所以没有看透。

  刘禅看着轻宵以前画的画,思念着轻宵,他虽为一代国主,但不想北伐,不想兴复汉室,只想和轻宵安安生生的过日子。

  诸葛亮五次北伐,无数汉中士兵埋骨他乡,妻离子散,他几乎耗尽益州所有财力物力,却始终无功而发返,他已经不知道这么做是对是错了,但是如果不收复长安,蜀国迟早会被魏国吞噬,这使得他顾不得对错也必须去做。

  三年后的春天,蜀军休养生息,兵力、武器全备,粮草丰足,诸葛亮再次筹谋北伐。诸葛亮大军刚刚出发,中官人便为刘禅物色了绝色女子侍奉,刘禅表面为诸葛亮出征伤心难过,但一听到那女子能歌善舞,姿容绝色,心里别提多开心了。

  诸葛亮北伐,魏国能当帅者唯司马懿和曹爽,曹叡担心司马懿拥兵自重,又担心曹爽不是诸葛亮对手,打算让曹爽牵制司马懿,又担心曹爽没有那么聪明,于是安排辟邪前去点拨曹爽。辟邪将曹叡对司马懿的怀疑一一说来,提醒他不要主动请旨前去退敌,曹叡会限期让司马懿克敌,待司马懿与诸葛亮元气互损之时,曹爽可取而代之。

  大魏朝堂之上,曹叡问有谁愿意主动请缨前去退敌,曹爽为首的大多数朝臣开始推举司马懿。曹爽又以蜀军此次粮草充足为理由,要速战速决,让曹叡定下退敌期限,曹叡定下三月之期,重阳节前必须退敌。三个月的时间,根本打不了几仗,这要求明显就是故意为难司马懿,司马懿知道如果自己不答应,恐怕免不了一死,只能硬着头皮接下。

  回到家后,司马懿与家中人做临行前最后的团聚,司马昭认为曹叡是忌惮司马家,所以才故意为难的,口无遮拦的说着皇帝借刀杀人,屠戮功臣的话,司马懿认为他始终有些心浮气躁,权谋诡斗,让他别随大军出征了,没想到司马昭却放下话,一定要随大军出征,且要打赢诸葛亮,看那时谁还敢屠戮功臣。

分集剧情

喜欢看“大军师司马懿之虎啸龙吟”的人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