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下载

视听TV

看电视直播,小视频APP

菜单 搜索

琅琊榜之风起长林第16集

正在观看的是《琅琊榜之风起长林第16集》,平旌发现段桐舟纹身图案,飞盏欲与拓跋宇一较高下

☺公告:认准视听网微信公众号“优好看”,谨防上当!

  长林王府,萧庭生质问二子,平旌说道此事不怪大哥,皆是自己一人所为,萧庭生斥责平旌任性鲁莽,欲要看他的伤势,平章说道只是皮外伤,萧庭生罚平旌伤好后去跪小祠堂,又对平章说道,北燕使团已经顺利抵京,让他不必挂念今日之事,父亲走后,平章安慰平旌,父亲责骂只是因为心疼他,而平旌却担心大哥因此事自责,平章坦言自己今天确实被吓到,嘱咐平旌日后切不可再做冒险之事。济风堂内,林奚在给平旌配药。

  次日,荀白水来找飞盏,询问段桐舟是否真的死了,飞盏却说和谈尚未达成,而马场提前知道消息,平旌一出城便遭遇埋伏,质问叔父这一切是否真的与他无关?荀白水却说自己无辜,什么都不知情,也没有和段桐舟联系过,虽然自己和长林王府政见不同,但断不会指使段桐舟杀平旌,飞盏告诉他,段桐舟不想被生擒,故自己跳下悬崖而死,又询问叔父,当真不知段桐舟的幕后主使?此刻荀白水的脑子里闪过濮阳缨的身影,但他却信誓旦旦的说自己的确不知,荀白水出来之后,吩咐下人告诉京兆府尹,暗中监看乾天院。乾天院内,下人告诉濮阳缨,段桐舟死时到底发生了什么,无人可知,濮阳缨决定去问元启。

  莱阳侯府,濮阳缨来找元启,元启直言当自己看到段桐舟时,便已明白是濮阳缨故意将自己引去,好让他去给平章通风报信,而这一切只是为了消除平章对元启的厌恶,毕竟自己的母亲曾害过浅雪,元启告诉濮阳缨段桐舟之死,皆因半路出了个拓跋宇,并将当时的情形一五一十的告诉了他,又问濮阳缨自己下一步该如何走,濮阳缨劝他稍安勿躁,让他坚定心智,不要轻易为他人所动摇。飞盏和平旌看着段桐舟的尸体,飞盏不解段桐舟如此牺牲,到底意欲何为?平旌无意中发现段桐舟身上的纹绣,却想不起在哪里见过。

  皇宫中,太医给太子看病,说道太子只是偶感风寒,荀皇后责备下人伺候不周,太子却宽慰母亲不要生气。梁帝生气说道竟有人敢劫持北燕使团,萧庭生劝说此事须从长计议,梁帝夸他宽容,又问平章对此事的看法,平章却说自己下一步将考虑,如何能在原马场的基础上更好的实行新政,萧庭生却可惜道此事尚未考虑清楚,不知消息如何被泄漏,以致马场的人被利用。平章向梁帝请示,听说太子偶感风寒,自己想去东宫看望,梁帝却说不是什么大病,让他忙自己的事情不必费心前去。梁帝又与萧庭生说起北燕郡主的婚事,原计划让莱阳候元启迎娶郡主,可他母亲的事一出,此事只能泡汤,遂让萧庭生推举合适人选,萧庭生却说自己不知道,梁帝不解其意,平章说道这事只能由内阁拟定,长林王府不便多言,梁帝又道听说平旌受伤,便让平章礼迎惠王时带上平旌。

  皇家驿馆内,平章带着无精打采的平旌,前来拜会惠王及其随从,见面寒暄过后,惠王直言在大燕已听过长林世子之名,今日一见,果然俊雅高华,名不虚传,又夸平旌好身手,平旌见郡主重华看着自己,感觉郡主应是习武之人,而且武功不在浅雪之下。回到府中,平旌告诉平章,以自己的判断重华郡主定是身手不凡。

  济风堂内,平旌来找林奚,告诉她自己是受了浅雪之托前来,问是不是之前哪里得罪了林奚,为何不见她去长林王府,林奚却说是因为开春时疫增多,自己实在走不开,让浅雪按时服药即可,不需自己再去府上,平旌自怨道不止大嫂一人生病,自己也受着伤,又说自己伤口很疼,担心段桐舟的掌上会不会有毒,林奚一听急忙为他查看伤口,却又卖着关子直言自己竟没想到,平旌紧张的问她没想到什么,林奚淡定的说道没想到他的伤口好得这么快,平旌感慨林奚变坏了。

  后宫中,下人向荀皇后禀告长林世子见过北燕使团,荀皇后酸楚的说道北燕使团只知道长林世子,而并不知道东宫太子,又问为何不见内阁首辅荀大人前来请安,下人禀道只因内阁近日在忙北燕和谈之事,按规定连长林王府都不能参与,荀皇后却讽刺道难得长林王府还能如此守规矩。

  皇家驿馆内,五皇子惠王苦口婆心地劝重华接受和亲的命运,重华感慨北燕皇室衰微,自己不得不作为和谈的棋子,远嫁大梁,惠王见她自怨自怜欲起身离去,重华追问他若和谈成功,惠王回国便是太子,不知将来的军政大局,惠王如何打算?而惠王却告诉她北燕内乱一事不是单凭铁血手腕就可解决的。

  长林王府,平章高兴跑来告诉萧庭生,北燕同意分五年交付战马,为两国交好互不犯界,大梁欲派五十人教北燕囤粮之法,另提供御寒草药两百车,亭山王世子迎娶重华郡主,择日完婚,从此便是姻亲之国。另一边平旌也将此事告诉了林奚,林奚却问他为什么看着无精打采的,是不是又挨骂了?平旌苦着脸说和谈将成,梁帝要设宫宴,要他也去参加,而他最讨厌这种无聊的事情,见林奚不语,平旌好奇问她每次自己前来,她都会另泡茶水,自己很想知道林奚在喝什么,林奚笑着把自己喝的茶倒给他,岂知喝完后平旌直嚷太涩,看着平旌的

选集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