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下载

视听TV

看电视直播,小视频APP

菜单 搜索
正在播放:你和我的倾城时光第16集

你和我的倾城时光第16集

正在观看的是《你和我的倾城时光第16集》,顾延之向厉靳媛当众求婚,格蕾丝和宁维凯仁和共处

☺公告:认准视听网微信公众号“优好看”,谨防上当!

  厉致诚钳制住歹徒大声喊着让林浅赶紧离开,结果为首的歹徒蜜獾却拿着匕首朝林浅冲过去。厉致诚情急之下赤手抓住了蜜獾的匕首,林浅惊愕不已。蜜獾凶狠地用匕首刺向厉致诚,厉致诚死死地抵住蜜獾的手。

  此时宁维凯摸索到一把匕首割断绑在自己手腕上的绳子。宁维凯见厉致诚和蜜獾扭打在一起,双方势均力敌正以死相搏。宁维凯瘸着腿从地上拾起一个哑铃狠狠地砸向蜜獾。蜜獾吃痛松开手,厉致诚一跃而起,蜜獾不甘心地逃走。厉致诚和宁维凯看到蜜獾逃走终于松了口气,厉致诚感激地拍了拍宁维凯的肩膀。

  很快警察赶到,厉致诚向警察解释说蜜獾等人就是自己在云南执行围剿任务时的残余。警察说这个U盘是歹徒们的名单,他们一直在追查这帮人。警察抓走了未及逃走的歹徒,宁维凯也被送进医院。林浅心有余悸地看着厉致诚,厉致诚问她为什么会有U盘。林浅回答说可能是当时忙乱中自己拿错U盘。

顾延之向厉靳媛当众求婚

  林浅告诉厉致诚自己想去医院看看宁维凯,厉致诚陪着林浅过去。在医院里宁维凯故作轻松地笑笑说自己的伤没有大碍,厉致诚铁青着脸走到宁维凯身边警告他说,自己的人自己知道照顾不劳他费心。宁维凯有点哭笑不得。

  陈铮带程美子到酒吧喝酒,程美子从没到过这种地方充满好奇。陈铮怂恿着程美子要有叛逆精神,两人正说着话时厉靳媛正好和顾延之来酒吧。厉靳媛戏谑地走到陈铮身边,看到他竟然和程美子在一起忍不住一番奚落。陈铮带程美子离开,他悄悄塞给酒保一些钱然后又耳语一番。

  厉靳媛正和顾延之坐下来,酒吧的灯光突然打到二人身上。接着酒保大喊说顾延之要向厉靳媛求婚,顿时全场便起哄大喊顾延之鼓励他勇敢一些。厉靳媛和顾延之面面相觑不知发生了什么事,顾延之让厉靳媛配合自己给自己留点面子。厉靳媛只好站起身,顾延之假戏真做地鼓起勇气大胆表白厉靳媛,他说这些话是自己压抑在心里好久的话。厉靳媛非常尴尬。

  顾延之向厉致诚汇报,几家银行都拒绝了爱达的贷款,再这样下去,不要说拯救温达连爱达自己也自身难保。厉致诚告诉顾延之,格蕾丝已经去了仁和市正在联系堂。

  此时格蕾丝已经赶到仁和市,她询问手下打听到堂下榻酒店的房间号。格蕾丝敲开房门,结果开门的竟然是宁维凯。宁维凯戏谑地说,自己帮堂找了间民宿,他是专门留在这里等格蕾丝的。格蕾丝觉得宁维凯就是借此机会奚落自己,她愤愤地说自己以后就跟着宁维凯自然就知道堂住在哪里。

格蕾丝和宁维凯仁和共处

  宁维凯次日便有意四处闲逛,格蕾丝跟在他后面。宁维凯腿部有伤不能多走,格蕾丝便跟他去了饭店。格蕾丝激将宁维凯让他把堂约出来他们三人谈,她要和宁维凯公平竞争。宁维凯笑着答应了,他说只要格蕾丝陪自己好好逛逛自己就答应。格蕾丝便陪着宁维凯逛街吃路边摊,两个如仇敌的人这时相处的如同情侣一般。

  林浅算上厉致诚这次求自己的事一共有四次,每次他都为自己受伤,这让她非常歉疚。厉致诚却自我检讨说,他过去一直是个军人,习惯了对上服从对下不解释,安卡达这件事上他确实做得不对。林浅也反省了自己没有替公司考虑的狭隘,两人冰释前嫌。厉致诚诚肯地说,从此自己会把后背交给林浅,把她当成最信任的战友。

  宁维凯晚上送喝醉的格蕾丝回房间,结果格蕾丝醉得说不清房间号,宁维凯便将她带回自己房间。宁维凯安顿好格蕾丝后凝视着她近在咫尺的脸忍不住想吻上去,格蕾丝却朦胧中叫出厉致谦的名字。宁维凯马上回归理智。

  次日晨格蕾丝的手下向她汇报宁维凯和堂见面的地点。格蕾丝悄悄溜出房间独自去见了堂,她说自己代表爱达想跟堂谈合作。堂毫不留情地说爱达的条件根本不合适,他本意是要跟新宝瑞的宁维凯合作。

选集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