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搜索

  金陵城中,由于疫情蔓延内阁下令封城,急于出城的百姓与守城官兵霎时乱作一团,吵的不可开交,正当场面混乱难控时,内阁荀白水登上高台,劝说大家不必惊慌,虽然疫情蔓延,但太子以及长林王府都在城中,而自己的家眷也都在府里,没有一人外逃,朝廷一定会想办法度过此次瘟疫。另一边,平旌和林奚也正紧锣密鼓的熬制汤药,平旌觉得内阁封城对未发病的人有失公允,林奚却说内阁此举很有魄力。元启看到城中不断有人因为时疫死去,这才明白濮阳缨的阴谋,愤恨不已。

  长林王府,浅雪欲出去被管家东青阻拦,平章搬来成箱琅琊阁的书,告诉浅雪书中有解决时疫的方法,让她细细去找,又以此书属于机密内容,只能由她一人翻看,浅雪无奈只得答应。济风堂内,林奚因染上时疫晕倒,黎老堂主诊脉后让她安心静养,林奚劝师父配方应再大胆些,自己正好可以试药,老堂主叹气离开。山洞里,濮阳缨的徒儿告诉他,金陵城已被封锁,濮阳缨对于内阁此举很是意外。

  皇宫里,飞盏看着因染时疫致死,被抬出去的宫人们,感慨道幸好梁帝不在宫中,又担心太子的安危,忙问身边的叔父荀白水,封城可曾想过后果?荀白水语重心长说道,自己作为内阁首辅,虽然明知后果严重,但朝堂的职责更重,如果此时自己胆怯后退,将来有何脸面面对陛下。

  平章看到城中到处是将死的病人,难过的来到了济风堂,询问当年夜秦治病的药方,老堂主却道药方早已试过,但效果并不明显,平旌着急的告诉大哥,林奚病倒了。太医署的唐大人拿着夜秦的旧档来找荀白水,看到已经熬了一天一夜的他在打瞌睡,忙上前叫醒告诉他,当年夜秦国染此病之后,存活下来的人少之又少,都是幼童和少年,他们中有一些被大梁收养,荀白水猜测此事定与濮阳缨有关。

  济风堂内,林奚喝了黎老堂主新配的药,平旌守在身边照顾,黎老堂告诉平章,只要林奚能熬过今晚,就会没事,平章却问老堂主,为何要隐瞒林奚的身份,老堂主解释道,当年林深夫人因丧夫之痛,整个人已有了执念,经不得任何刺激,故自己收留她们母女后,出于医者的考虑,决定不告诉长林王府此事,后来林深夫人去世,他曾问过林奚此事,林奚却不愿再提起旧约,故此事一直搁置。房里,平旌在悉心照料林奚,欲摸额头看是否退烧,林奚怕平旌被传染,让他不要碰自己,平旌却说自己不怕危险,林奚告诉他自己曾经无数次幻想过他的样子,平旌安慰她一定会没事的。半夜,林奚想要喝水,平旌起身去药房拿药给林奚煮水。

  次日,林奚依旧昏迷,平章劝平旌休息,平旌不肯执意守在林奚身边。东青告诉平章荀白水找他,荀白水把京兆府尹的供词交给平章,并告诉他此次京城时疫是濮阳缨的阴谋,而自己也派巡防营去乾天院搜查,无奈濮阳缨早已逃走,而他通过查看夜秦旧档,猜测濮阳缨欲把金陵城变成和当年的夜秦国一样,而他这种做法只是为了复仇,因为他是当年夜秦的幸存者,平章却不解为何京兆府尹会帮濮阳缨隐瞒此事,荀白水言辞闪烁道京兆府尹是受了濮阳缨的贿赂,平章觉得此事蹊跷,荀白水却让他注意大梁国内其他的夜秦幸存者。

  元启在城中察看水井时,无意中看见濮阳缨的人,忙跟了上去。济风堂内,平章和平旌看到喝了新配制的药后,依然有人死去,太夫却说老堂主也不知为何会如此,听闻此言平旌着急的跑去看林奚,林奚依旧昏迷,老堂主诊脉之后却说,林奚的脉象和前厅死去的病人并不相同,这时有人来报前厅又有五人死去,平旌哀求老堂主救救林奚,老堂主无奈离开,平旌握着林奚的手伤心痛哭,林奚醒来看着平旌,老堂主不解为何同样的药方,林奚会和别人的情况不同,就在二人困惑之时,平旌插嘴道,那晚林奚因口渴要喝水,自己则在她水里加了一味药,忙把药递给了老堂主,老堂主看后方才如梦初醒,只因肺火未解。

分集剧情

喜欢看“琅琊榜之风起长林”的人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