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搜索

  济风堂内,平旌对新配方很有信心,他安慰老堂主此次一定会有效,老堂主吩咐下人,入夜之后如果病人呼吸平稳,则要继续服用第二剂。长林王府,浅雪很用心的在翻看医书,见平章回来,忙上前询问情况,平章这才告诉她林奚生病的消息,不过已有好转,老堂主新配的药方很有效,也许明天就能听到好消息,自己坚信大梁帝都此次定能熬过劫难。

  太医署的唐大人听到消息后,亲自来到济风堂拜会老堂主,老堂主以经验判断,新药方效果显著,除了体质过弱和已经危重的患者,十之八九都可以痊愈,遂将药方交于唐大人,让他带走去救更多的人。

  莱阳侯府,元启看着母亲的遗书,心里暗自发誓要走上一条母亲从未想过的路。巡防营中,平章在提醒孙统领不可放松警惕,让他对京城的各个关键区域都要严加防范,却见元启前来。

  济风堂内,平旌见林奚在翻看医书,嘱咐她身体刚好,注意休息,林奚却说新药方中最重要的一味药是白茵草,她突然想起之前曾有人大量收购此药,她担心此药会断货影响疫情,还告诉平旌此药既不稀有,也不常用,没有囤积价值,据此推断,这其中定有内情。

  元启拿出母亲留的遗书,坦言这是濮阳缨给自己的,平章问他为何不上报,元启却说上报又能如何,以自己的情况朝廷是不会相信的,只是现在乾天院被封,自己不愿受濮阳缨摆布,故今日才敢来长林王府坦白,并说自己曾跟踪过濮阳缨的人,而此刻他们就在城中。二人正商议时,平旌着急跑来,告诉大哥林奚的判断,平章安排就绪后,让平旌和元启去将濮阳缨的两个手下捉拿归案,两个手下见平旌前来,欲逃跑时被元启堵住后路,一番打斗两个下人被制服,平旌欲审问时,岂料他们竟咬舌自尽,平旌意外发现两人身上都有纹绣,立即找大哥和飞盏来商量,平旌告诉大哥,此二人身上的纹绣和段桐舟一样,平章推测有此纹绣的人定于濮阳缨有关联,平旌和飞盏都觉得这个纹绣很是眼熟,但想不起曾在哪里见过,平章劝说此时先以疫情为重,其他的事先记下来再说,又把飞盏叫到一边,让他去审问京兆府尹李固,看看是否会有线索。

  太医署内,平章将老堂主请来商议白茵草一事,老堂主看到上报的白茵草存量,说道这些只够控制京城暂时不致恶化,若要平息疫情,还需在半月内筹措两倍的白茵草用量才行,平章提议派人去卫山面见梁帝,请求城外救援,荀白水担心派人出城,会传染疫病,老堂主听闻便推荐他的徒弟杜仲前去,只因得过时疫且痊愈的人,便不会再得,更不会传染,而杜仲正是当年幸存下来的夜秦人之一,杜仲坦言自己当年得时疫时只有六岁,很多事情都不记得。

  刑部大牢里,有人闯入欲刺杀李固,飞盏也在此时赶来察看,刺杀者忙躲到隔壁牢房,飞盏进来看到李固待在牢房,正欲细查时有人来报太子醒来,未见端倪的飞盏匆匆赶回宫里,飞盏走后李固被人活活勒死,又伪装了他畏罪自杀,上吊身亡的现场。泰清宫里,见太子好转,荀白水告诉皇后,自己已经安排好一切,让她不要多言。平章和平旌前来看望太子,荀皇后大方的离开,让二人陪太子聊天,平旌见太子不肯喝药,偷偷告诉他会在秋狩时带他去猎熊,让他听话。

  城外,卫山羽林营副统领葛鹏奉梁帝之命,先行送来五车药草,并告诉城门守卫其余药草随后到达。躲在山洞里的濮阳缨此时正因自己的计划失败而恼怒不已,他原以为在这个时候,金陵城中才会发现白茵草不够,却没料到第一批补给已经到达,现在只能寄希望于城里的两名手下能早点下手,却不知两人早已死去。

  济风堂内,平旌央求林奚去殓房看纹绣,让她帮忙识别,林奚却说补给药草已送到,城中时疫终于得到控制,此刻自己忙的难以脱身,平旌决定描画下来让她看,两人的对话被一旁的云姐听到,平旌离开时,云姐主动叫住平旌,向他打听前几日他杀两个下人的事情,平旌却说不等审问,两个下人就已自杀。荀白水得知飞盏要去天牢审问李固,便说李固已经畏罪自杀,飞盏闻言大惊失色,他想起昨日在牢房李固的表情,断定李固不是自杀。

  濮阳缨的下人告诉他,第三批草药已经送到,无奈城门紧闭,无法打听到任何消息,濮阳缨听后却说,此刻最重要的是济风堂的云姐,如果她没有得手,下一步就不好走。长林王府,平章查书得知那些纹秀原是墨桢花图案,而此花遍生于夜凌幽谷之间,正是夜凌学宫的标记。

  莱阳侯府,管家阿泰高兴跑来告诉元启,时疫将去二人正高兴时,元启失手将母亲的遗物掉入水中,泰叔急忙脱下衣服下水捞玉,就在泰叔上岸穿衣时,元启无意中看到泰叔身上的纹绣,遂一剑杀死了他。

分集剧情

喜欢看“琅琊榜之风起长林”的人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