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搜索

  曹爽带着兵马闯进太后寝殿,以天子年岁见长,已能独立批阅奏章为由,要求太后回到自己的永宁宫,还政于天子。郭太后明白这是曹爽想独立掌握政权的计谋,她要求曹爽请朝臣前来评理,曹爽却直接叫来士兵,想要强制太后搬宫。司马师带着自己的人马闯进来维护太后,司马师职责是守护两宫,擅自闯宫者格杀勿论,曹爽是司马师的上级,指责司马师不听将令,两人争执之时,夏侯玄也带着自己的兵马闯进来,殿内以太后身份最为尊贵,夏侯玄忠心于大魏,不顾念和曹爽的表兄弟之情,要求曹爽立刻带着人马退出大殿,否则就以谋逆罪论处。曹爽不肯退去,三方人马在殿内兵戈相见,郭太后为了不引起双方损失,提出如果要让自己迁宫,需要两位辅臣一同请奏。

  内官去请司马懿进宫,司马懿了解事情来龙去脉之后,写下了请太后迁回永宁宫的奏表。司马懿认为此事的曹爽正春风得意,不是和他硬碰硬的时候,到时候斗的两败俱伤,其实是愚蠢。

  郭太后接到司马懿的奏表,瞬间绝望,她本以为司马懿会为她争辩,这样她就有机会继续留在皇帝身边,没想到司马懿也让她迁宫。

  司马懿到曹爽家示弱,他表示自己大限将至,已经没有争权夺利之心,为了让曹爽放心,司马懿希望将自己的爵位传给司马师,随便给司马昭一个议郎的职位即可,这样他们都不会威胁到曹爽了。曹爽仍旧不放心,要求司马懿将长安兵权叫出来,司马懿借口边防不能随便换将,且自己一家老小都在洛阳,不可能跑到长安去造反,曹爽便追问洛阳城外的死士,并说司马昭将什么都告诉他了。司马懿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称可能是自己不在的时候,儿子笼络附近的山野村夫做护卫,并称已经让司马师解散那些护卫了,曹爽根本不相信司马懿的话,但是他不知道那些死士的确切位置,根本没有任何证据能证明司马懿豢养死士。

  司马懿让司马师悄悄同志汲布,将三千死士暗中十人分一拨,装扮成百姓隐藏民间,曹爽明显已经盯上司马昭了,司马懿不能让司马昭再接触到任何关于死士的事。

  回到府中,司马懿问司马昭跟何晏在一起时候,说过什么,司马昭一五一十说来,并未提到任何关于死士的事儿。司马懿让司马昭之近期告假在家,不准出去,形同软件,司马昭不明白自己又做错了什么,司马懿不想让司马昭牵扯死士的事儿,什么也不说,要求司马昭照做即可,惹得司马昭满心不痛快和不甘心。

  夏侯徽帮着司马柔准备嫁妆,司马柔才十三岁,对于婚姻还是懵懂之态,心里害怕极了,夏侯徽安慰着她,说起自己当初成亲前也是这样害怕。司马柔希望在成亲之前,可以陪爹娘到城外看看山水,日后嫁做人妇,怕是不能再随意出来看风景了。司马师带着妻子女儿到郊外游玩,看着司马柔开心的玩耍,夏侯徽内心忐忑不已,夏侯徽和司马师的婚姻原本也是政治联姻,幸运的事她遇到的事一个爱自己的丈夫,这些年过的很幸福。夏侯徽原本想着自己女儿的婚姻可以不和政治扯上关系,但到头来还是政治婚姻,而司马柔未来的夫君是什么样的人,现在谁也不知道。

  司马师带着妻女回城的时候,路过一个路边卖糕点的,老板喊着司马师让他带点糕点回去,司马师看出这老板就是三千死士的其中之一,于是买了糕点,夏侯徽看出司马师和糕点老板眼神异常,司马师却说只是因为平常巡逻,所以这些老板都认识罢了。

  回到家中,司马师将糕点掰开,里面藏着的事死士们撤退新地址的地图,司马师正在看地图,夏侯徽突然进来了,司马师忙说自己是在看城防图,然后便慌忙出去了。夏侯徽看着被掰开的糕点,心里疑点重重。

  司马柔和妹妹们一起在玩儿秋千,夏侯徽和夏侯玄看着这场景,怀念着当年夏侯徽出嫁前,也是这般欢乐。夏侯玄问夏侯徽,司马懿是否有不臣之心,夏侯徽想着司马师最近的神秘举动,心里不知道该怎么跟哥哥说。一边是自己的夫家,一边是自己的亲哥哥,夏侯徽处在两难之中,她一直希望哥哥和司马家能够和睦相处,不要争来斗去,但也许最后两家还是会决一死战。

分集剧情

喜欢看“大军师司马懿之虎啸龙吟”的人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