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搜索

  陈得道来到大兴货车公司见到了谭老板,原来谭老板大有来头,是周佛海的连襟,看到谭老板夸夸其谈,陈得道赶忙随声附和,谭老板摆完了谱,叫出主管出租业务的小孔,小孔告诉陈得道来租车的人名叫张大成,三四十岁,长相普通,当时说是运海货,结果等警察找回来货车上全是弹孔,陈得道见状敷衍几句便要告辞,同时吩咐手下这个案子不用再查了,一定是军统做的。走到门口,一个玩陀螺的小女孩引起了陈得道的注意,这个小女孩有浓重的陕北口音,陈得道因此怀疑谭老板是共产党,立即返回调查,谭老板告诉他这个小女孩是自己从善和保育院领养的。

  因为解救劳工事件救出了戴笠的侄子,戴笠对军统此次行动非常满意,孙天普为此大力嘉奖了雨竹,但雨竹一直对霜菊被捕事件耿耿于怀,质问孙天普准备怎么营救顾霜菊,孙天普却说日本人马上就要投降了,投降后霜菊自然而然就会被放出来,雨竹对这个答复很不满意,告诉他自己绝不会坐视不管的。

  雨竹和君浩请求成碧放了顾霜菊,但成碧执意不允,雨竹告诉成碧,其实霜菊从小最崇拜的人就是成碧,在自己的心目中,也觉得她们两人有太多的共同点,成碧听后若有所思。

  陈得道手下盯上了善和保育院,并从这里监听到了共产党的电波,陈得道断定这里就是共产党在南京的联络站,此事令陈得道兴奋无比,没想到无心插柳柳成荫,劳工事件没着落,倒找出了共产党的站点,陈得道命手下不许走漏风声。

  肖成碧来到审讯室单独面见顾霜菊,她想不通的是自己把顾霜菊一个小丫鬟从乡下接出来,抚养她、培养她,顾霜菊怎么能恩将仇报,对自己开枪,但顾霜菊的一番话令她目瞪口呆,在顾霜菊的心里,肖成碧令她没齿难忘的只有伤害,即便这么多年她的身份一直在变化,但肖成碧看她的眼神永远是看一个下人的眼神,肖成碧从倔强的顾霜菊身上仿佛看到当年的自己,转而有几分欣赏她,便想让她投靠自己,做自己的左膀右臂,顾霜菊冷笑一声,告诉她自己走的是一条独立自主的路,总有一天要让肖成碧仰视,自己是绝不会和汉奸为伍的,肖成碧气急败坏,命陈得道明日将顾霜菊执行枪决。

  晚饭时君浩问起成碧今天和顾霜菊谈话的结果,成碧告诉他明日将顾霜菊执行枪决,君浩愣住了,雨竹质问成碧为何不肯放过霜菊,成碧告诉她就凭顾霜菊刺杀要员,拒不认罪就该执行枪决,雨竹看着成碧冰冷的眼神,感到一阵绝望。

  陈得道将顾霜菊女扮男装带出了牢房,但他的条件是要面见军统在南京的特务头子孙天普,霜菊无奈同意了,陈得道与孙天普故人重逢,两人推杯换盏,陈得道告诉孙天普,自己救了顾霜菊,还要给孙站长送上一份大礼,他拿出周大姐的照片,告诉孙天普此人是共产党在南京的负责人,自己做了这么多,只是要求日本人战败后能回重庆谋个一官半职,孙天普微微一笑,告诉陈得道如果真有诚意,就杀掉照片上这个人,由顾霜菊来监视这次行动,陈得道同意了,两人达成交易。

  肖成碧得知陈得道放走了顾霜菊气得眼冒金星,她怒气冲冲地找上门去大骂陈得道,认为就因为队伍里有陈得道这样首鼠两端的卑鄙小人,汪主席的和平运动才会失败,陈得道听后哈哈大笑,告诉她汪主席已经死了,让她睁大眼睛看清形势,日本人支撑不了几天了,如果杀了顾霜菊,等于自断退路,成碧咬牙切齿地告诉他,如果日本战败,自己会自我了断,陈得道阴阳怪气地鼓掌叫好,说自己会擦亮双眼等着这一天的到来,肖成碧拿陈得道并没有办法,只好愤愤离去。

  周大姐察觉到保育院周围有异动,但今天是和雨竹约定见面的日子,雨竹坐着黄包车正在赶来,形势万分紧急,周大姐决定出门一探究竟。

分集剧情

喜欢看“红蔷薇”的人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