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搜索

  长林王府,飞盏前来看望平旌,见他依然昏迷,便告诉浅雪平章今日回京,自己会到城外与之汇合,二人定会拿到解药,活捉濮阳缨,嘱咐她照顾好自己。林奚在熬药,浅雪担心的问她,玄螭蛇胆是否真的能治好平旌,林奚直言只要有解药,再用度血的方法即可,浅雪猜测平章欲牺牲自己救平旌,林奚坦言自己愿为平旌度血,浅雪不愿大家牺牲,跪着哀求老堂主想想办法。

平章为拿解药中毒

  卫山,下人将飞盏的公文呈与梁帝,梁帝见信后下令加速赶往京城。城外,平章带领御林军将山围住,元启告诉平章,已经找到濮阳缨的确切位置玄灵洞,平章忙安排活捉濮阳缨的计划,元启自告奋勇参加包围任务。山洞里,徒儿告诉濮阳缨,平章已到山下,并没有发现有人围山,濮阳缨自信道一切都在自己掌握之中。林奚照顾昏迷的平旌,老堂主告诉她,如果她真的想好为平旌度血,自己会尊重她的决定。

  长林王府,杜仲提出可以代替度血的治疗方法,众人一听皆认为此法可行,但前提是要拿回玄螭蛇胆,浅雪担心平章的安危,林奚猜到濮阳缨的计划,他欲拿玄螭蛇胆和平章交易,要平章用自己的命换平旌的命,老堂主听后大惊失色。

  山洞里,濮阳缨设好机关,等待平章前来,待他和东青及几个随从进来,被度血的徒儿告诉平章,濮阳缨这么多年处心积虑的机关算尽,只是为了要平章的性命,而濮阳缨将自己养大也是为了救他,众人听后忙劝平章不要贸然行事,平章执意前去。濮阳缨回想着小时候,自己得了时疫,母亲却劝他将最后一颗药让给弟弟,想到此他喃喃自语道,唯一破解此局的方法,便是转身离去。

元启助濮阳缨逃走

  平章一行人进来后,濮阳缨直言山洞里的机关,都是自己亲自为平章设计的,劝其他人勿动,又让平章只身上前,拿出手里的玄螭蛇,告诉他只要服食此蛇胆,平旌亦可得救,并当面取出蛇胆放入机关内。而机关外的锋刃上涂满了霜骨之毒,一旦平章拿走解药,机关开启,锋刃会刺入他的手臂,从而中毒而死。濮阳缨又在机关周围洒满了灯油,待他点火后,火势会顺着灯油燃烧,最后将解药烧尽,所以平章须在有限时间内拿到解药,否则一无所获,这便是濮阳缨一命抵一命的计划。平章坦言自己并未想到两全之策,见火势凶猛,便决定去拿解药,众人欲代他前去,濮阳缨警告道如果有人代替,自己将把解药烧毁。平章走到机关前,濮阳缨让他想清楚,是否值得这样去做,平章义无反顾的拿走解药,而同时自己也中了霜骨之毒,濮阳缨见他拿走解药,忙打开密道逃走。

  长林王府,林奚依然在为平旌试针,见他毫无反应,伤心的痛哭。城外,拓跋宇来到金陵城,直奔长林王府见平章,奈何平章不在,黯然离去。平章通知飞盏搜山,濮阳缨欲逃被飞盏拦住去路,飞盏将濮阳缨活捉带回,路上有人来报梁帝明日到京,元启让飞盏去忙,把濮阳缨交给自己,自己会送他到刑部大牢,飞盏嘱咐他小心行事,见飞盏离开,元启趁人不备将濮阳缨手上的绳子割开。平章一行人回来,浅雪已在城门等候,平章将解药拿出告诉她,平旌有救了,二人赶回长林王府,见二人回来,林奚高兴的告诉平章,已经找到不需要度血的方法,见平章手上有伤,林奚断定平章已中霜骨之毒,浅雪伤心的扇了平章一巴掌,哭道不愿平章死,二人伤心的抱在一起,老堂主为平章行针。

  城外,元启护送濮阳缨回城,行至一条河时,夜凌子欲营救濮阳缨,双方混战时,濮阳缨趁机逃走。

分集剧情

喜欢看“琅琊榜之风起长林”的人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