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搜索

  长林王府,平旌和飞盏查看地图,平旌说道大渝偷袭之势已经形成,担心平章速度再快也赶不及救援,飞盏劝他不要担心,平章自有办法,平旌继续道,当年因北燕、大渝和东海三国合谋意图灭大梁,大渝攻北线,北燕过阴山,战线南北顺势相连,形如弯刀,当时正值早春时节,故称为三月弯刀,那次战役导致大梁北境防线被撕的粉碎,战火一度逼进京城,朝廷被迫与各国和谈,方才平息。事后,长林军又花数十载,才得以平复北境,而三月弯刀虽然攻势厉害,但对将领要求甚高,故很难再现当年情景,现在由于大渝军已经攻下宁州南部,致使长林军南北难以呼应,局面很是被动,但主动权仍在平章手里,而此战的关键地方在芦塞,只要平盏攻下芦塞,北境便可化险为夷,飞盏安慰他长林军定能度过此劫。

平章毒发身亡

  北境,萧庭生部下上前禀告,此刻他们的后方,已被大渝黄属军团团包围,萧庭生命令部下拼死抵抗,他说就算主营全部牺牲,也不能重现当年的三月弯刀。

  军营里,一如平旌的分析,平章告诉众军,只要拿下芦塞,便可顺势反攻,胜负在此一战,众军跟随平章赶往芦塞,奋勇杀敌。平旌和林奚欲去北境,元启赶来自告奋勇,一同前去为国效力,三人同行。正当大渝和大梁士兵苦战时,平章率长林军赶来,长林军势如破竹,浅雪也随军奋勇杀敌,大渝军已成溃败之势,这时,平章却从马上栽下,浅雪看到痛哭。

  夜晚露营时,平旌被噩梦吓醒,告诉元启自己做了个噩梦,而上次的噩梦是甘州之战,元启劝他不要多想,三人来到北境。军营里,平章毫无血色的躺在床上,浅雪守在身边,军医为他诊脉后连连摇头,萧庭生不解平章何故会病的如此严重。平章醒来,告诉父亲萧庭生,自己要先走一步,让他不要难过,浅雪哭着哀求他不要离开自己,平章说道自己身为长林世子,能战死在沙场,也算死得其所,说完平静死去,众人痛哭。

  平旌来到军营,看到东青在账外哭,待他进入账内,只见父亲守在大哥身旁,一旁的平章已安然死去,平旌掀开白布,痛哭的喊着大哥,想着与大哥的点点滴滴,以及对自己的谆谆教诲,泪如雨下,这时,军医告诉萧庭生,浅雪已有两月身孕。

浅雪有孕在身

  北境,平旌从东青手里接过大哥的兵器,大喊噫兴,众军齐喊,一片喊声中,平章灵柩抬出,浅雪和林奚随行。皇宫内,梁帝接到平章去世的奏报,沉默无言。后宫内,荀白水告诉荀皇后,不要再提及濮阳缨,荀白水看到太子穿着红色衣服,嘱咐荀皇后让太子换成素服,荀皇后却觉得,太子为平章抄写唁文已是有心,荀白水劝她此时不要惹恼圣上不开心。飞盏禀告梁帝,平章的灵柩七日后抵京。

  众人在平章坟墓前痛哭。元启安慰平旌,平章战死沙场,这个说法会让萧庭生心里得到安慰,平旌质问元启,为何这种说法?元启忙道歉自己不会说话,在平旌的一再追问下,元启告诉他平章是因救他而死,具体原因让他回去问林奚,平旌离去。

  皇宫内,梁帝安慰萧庭生,萧庭生却说平章为国捐躯,理所当然,自己只恨他太过短命,梁帝落泪,萧庭生转移话题道,浅雪已有身孕,为了不让她睹物思人,决定送她去琅琊阁静养。济风堂,林奚见平旌前来,便将装有玄螭蛇胆的盒子拿了出来,将事情的来龙去脉告诉了平旌,并说道平章在解毒之后,曾对着昏迷的平旌说过对不起,只因他别无选择,林奚向平旌道歉,平旌却责怪林奚不该帮平章度血,否则大哥也不会死,他宁愿自己去死。

分集剧情

喜欢看“琅琊榜之风起长林”的人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