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搜索

  大渝军营,平旌让内线胡松回大梁,胡松却说待大梁战胜,自己定会回去,平旌感谢胡松为大梁所做的一切。账内,阮英依旧在劝覃凌硕,覃凌硕却一意孤行,阮英苦劝无果无奈离开。正待平旌和胡松离开军营时,被巡查士兵发现,胡松为保护平旌,让他先走自己断后。

  驿站内,林奚关切的询问平旌,老阁主推测的日食天象是否可信,平旌坦言老阁中如若没有把握定不会告诉自己,又告诉林奚自己欲借日食天象给覃凌硕设局,让大渝皇属军付出代价,林奚感慨他越来越像大哥平章,平旌沉默不语,林奚想和他好好谈谈,平旌推说回到甘州后再谈此事。平旌吩咐属下到大渝城内,借日食天象散布覃凌硕必败的流言,属下鲁昭担心覃凌硕会因此打退堂鼓,平旌断定覃凌硕不会改变主意。

  甘州营里,平旌担心林奚夜里会冷,将自己的皮毛褥子让大夫杜仲送给林奚取暖。平旌看着军令,想起远在京城的父亲,屏退左右后执笔给父亲写信,欲将自己的打算告知父亲,待他写完信后却见元启已在门外等候,元启自荐道愿帮他回京城送信。

  金陵城中,元启一行人回来后,先到长林王府送信,萧庭生见他前来,关切询问他可曾适应军营生活,元启坦言军营生活磨练了他的心志,又将书信交给萧庭生后,便告辞回家。待他回到阔别两年的莱阳侯府时,别有一番感慨在心头,下人们见他回来,忙上前恭候,元启吩咐下人从此以后称自己为侯爷。夜晚,管家见元启要出去,忙上前询问却被元启教训。

  长林王府,萧庭生看信后一言不发,一旁的元叔却担心国孝尚在,此时兴兵打仗唯恐不妥,若被朝中一些不怀好意的人落井下石,后果不堪设想,尤其担心太后会借此为难平旌,劝萧庭生写信让平旌以稳妥为上,萧庭生却说先帝赐自己长林二字,意不在权位,不在富贵,更不在处世圆滑,长林之重,重在保境安民,如果此战能消灭大渝皇属主力,便可保北境十年太平,百姓安稳,如若先帝尚在定会同意平旌此举。

  荀府,元启前来拜见荀白水,煽风点火道大梁国丧期间,平旌只想立功而不顾先帝恩情,欲和大渝一战,自己只因身为宗室至亲见他如此行事,自是气愤难忍故前来相告,待他离开后,荀白水却一脸的若有所思。

  次日,太后和荀安如在逛后花园时,只因二皇子一句错话太后动怒责罚其母,正在此时下人来报荀白水求见,太后离开后一旁的安如却噤若寒蝉。荀白水告诉太后平旌欲起战事,太后忙斥责他为何不告诉陛下,荀白水却让她稍安勿躁静观其变。回到房间后,太后见安如因受到惊吓高烧不退,无奈只得吩咐将她送回荀府安养。

  长林王府,元启来向萧庭生请安,坦言自己能力有限,愧领军功,又向萧庭生请教军务之事,萧庭生语重心长的告诉元启,无论之前他的父母做过什么,都不会影响他今后想要成为什么样的人,只要他心存善念,便可心安理得。莱阳侯府,元启回想着和老王爷的交谈,不禁有所动摇时,管家来报荀白水前来。

分集剧情

喜欢看“琅琊榜之风起长林”的人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