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搜索

  荀府,荀白水见飞盏去意已决,猜测他是为了浅雪,飞盏却说自己已将她埋在心里,永远都不会说出此事,故请辞与任何人无关,只因厌烦了尔虞我诈,故决定离开。长林王府,浅雪看着昔日的房间,不免悲从中来,自言道长林王府如此收场,若平章还在会不会觉得难过。另一房间,平旌在收拾父兄的牌位,元叔和东青将长林王府的牌匾摘下。

  莱阳侯府,管家告诉元启,长林王府即将封府,若他要送灵柩出城,现在应该起身了,元启感慨道一代长林,赫赫威名,但只要帝王在上,无论多少功勋都将会被夺去,顷刻化为泡影,不知老王爷知道后是否会不甘心?长林王府,平旌和浅雪一行人扶灵柩北上,众人皆来送行。皇宫里,陛下站在高处撩望,荀安如前来规劝道,此处风大希望陛下早日回宫,陛下却自责道,自出生起从未出过金陵,今日之事只因自己眼界狭窄,所学有限,感叹自己年纪尚轻,父王不该过早离开。

  城外,到处都是匍匐跪拜的百姓,墨淄侯站在城楼上,看着平旌一行人离去。京城大雨,荀白水站在廊下,元启前来告诉他,京城传言老王爷离世之后,大雨数日未停,定是天地同泣,又询问陛下近况,荀白水转移话题道,长林军已经解除,很是感谢元启的帮忙,如果他相中了哪个差事,自己会为他安排,元启则拜别离开。

  甘州营里,一面面长林军旗撤下,魏老将军拿着沉甸甸的军旗,心生难过。梅岭,平旌按父亲遗言,将遗骨葬于此处。琅琊阁,蔺九告诉老阁主,老王爷已经葬于梅岭,老阁主感慨不知不觉间,往事前尘竟已过去多年,蔺九继续道,东海国主已被软禁,闻听此言老阁主猜测此事与墨淄侯有关。

  莱阳侯府,元启告诉墨淄侯,对于他觊觎大梁十州之事,自己无能为力,墨淄侯却说他只想要其中的三府,而剩下的七府是送给元启领功封赏的大礼,自此他便可借机掌握大梁朝局,只要两人联手,此事定可成功,此时的元启内心在纠结着,自己虽有东海血脉,但归根结底是大梁宗室,墨淄侯见他犹豫不决,又道此次机会实属难得,他不可能一辈子都在元时脚下,元启考虑再三后答应。

  琅琊山下,林奚和平旌告别,平旌不舍的问她要去哪里?林奚坦言自己即将去大梁西南,遍尝那里的奇花异果,二人依依惜别。

  两年之后,大梁东境军情急报传回皇宫,荀白水忧心着边境安危,兵部晋大人告诉他,芡州失守。朝堂上,陛下得知敌军连夺十州,东境全线溃败,将帅阵亡,斥责兵部竟无合适的统领人选,恰在此时元启求见,他主动请缨领兵出征,正当荀白水质疑他的能力时,怎料元启有备而来,遂将自己的战略部署呈与陛下,陛下看后大悦。城外,荀白水及众朝臣送元启离开,临行前荀白水特意嘱咐元启,不可辜负朝廷的期许,元启则让他等着听好消息,转身率军离去。

  琅琊阁,老阁主得知东境战事,不免意外。蔺九询问是否要将此事告知平旌,老阁主却以守孝之名让他不必言语。这日,平旌在琅琊阁练剑,浅雪告诉他,林奚即将上山,欲问他有何打算,只因他三年孝服期满,也该向林奚有所交代,平旌直言自己已将银锁摘下,这次不会再让林奚离开。正当平旌和策儿,在玩大眼瞪小眼的游戏时,蔺九前来告诉策儿,玩这种游戏一定不能胜过他的二叔,否则平旌晚上会难受的睡不着觉,策儿听闻忙起身承让二叔,平旌斥责蔺九捣乱,蔺九却说好在林奚没看到此景,不待他说完,平旌抱着策儿离开。

  房间里,林奚和浅雪在闲聊,见策儿跑来,浅雪忙让他去抱林奚,林奚感慨策儿长高了不少,策儿却说自己将来定比二叔还要高,说着便叫二叔进来,平旌和林奚打着招呼时,浅雪抱着策儿离开,待二人坐定后,平旌询问林奚这两年去了哪里,林奚告诉他,大梁西南很值得一去再去,平旌直言今后将陪林奚同去,林奚一阵欣喜后却道,东境战事,自己因不放心故前来看望,平旌闻听大梁连失十州,意外之余甚是不解,林奚劝他不要急躁,又说道大梁已经收复七州,重建边境安防,而建此战功的则是莱阳候萧元启。

  皇宫里,陛下嘉奖元启立下赫赫战功,问他欲要何种赏赐时,元启却说自己喜欢荀安如,恳请陛下赐婚,陛下高兴的恩准,一旁的荀白水听闻很是震惊。

分集剧情

喜欢看“琅琊榜之风起长林”的人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