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搜索

  琅琊阁,蔺九告诉飞盏,元启与荀家姑娘完婚,飞盏听闻是荀家姑娘,诧异不已。转身见浅雪在教策儿认字,遂上前搭话,夸赞策儿乖巧聪明,长大后定会成为栋梁之才,又抱着策儿说道,自己文武双全,愿教他读书认字,浅雪却打趣道飞盏不如自己。

  莱阳侯府正式换牌为莱阳王府,安如在为元启更衣,元启问她是否怪自己没有事先提及此事,安如却说理解元启的良苦用心,元启见安如如此善解人意,很是感动。出了房间后,元启问何成是否满意巡防营统领一职,何成赶忙道谢,元启却说自己在打羽林军的主意。

  琅琊阁,平旌在研习东海战事资料,飞盏前来询问情况,平旌坦言东海之战疑点颇多,蔺九前来告诉二人,元启因功授封为王爷,飞盏听闻讶异他升迁太快,转而让平旌继续分析战事,平旌继续道,大梁目前所收复的七州,东海本来就没打算要守住,从表面上看,东海是步步败退,实际上却早有准备。朝堂上,兵部和内阁建议陛下封赏前线将领,以笼络人心。陛下看到奏折上赫然在列的有,岳银川和狄明两位将军,兵部晋大人忙回禀道,岳将军是芡州失守后,绝地反击东海打的第一个漂亮的胜仗,之所以为他请首功,还因他发现了京城军情泄露一事,若非如此,朝廷也不可能那么快就查出内奸。

  芡州军营,大梁芡州参将岳银川,也预感到此次东海战事疑点重重,只因每次攻打东海时,对方都是一打即退,显然早有预谋,但却不解为何会如此。琅琊阁,飞盏听到平旌分析后,不解元启为何看不出疑点,平旌猜测道许是经验不足导致,他始终不愿怀疑元启。

  莱阳王府,元启告诉何成,东湖皇家羽林统领一职,自己志在必得。城外,大梁东境军参将狄明奉命前来,吏部属官奉内阁之命在此等候,二人寒暄过后,一同进京。皇宫里,荀白水告诉陛下,因东湖羽林前统领通敌叛国,故统领一职短缺,而此次东海有功将领中,狄明家在京城,人又英勇无比且忠心为国,很是合适,一旁的元启也力荐狄明,陛下随即照准。金陵城中,狄明因家宅荒废许久欲住驿馆时,吏部属官告诉他,荀白水已吩咐将宅院打扫干净,狄明感动不已。

  莱阳王府,安如和元启一同用膳,并告诉他这是宫中赏赐的蟹,见元启不太高兴,安如小心的道歉,元启见她如此,解释道只因母亲最爱吃蟹,而当年难得赏赐,又嘱咐安如在宫中时,莫要提起母亲,安如自知,元启念及明日是下元节,便让安如前去给狄明送蟹,以示关怀。皇宫里,荀白水和元启在商量,淮东三州国土未收之事,荀白水让他尽快筹划此事,好在日后立功加封。

  莱阳王府,狄明深夜前来,元启上前招呼,狄明直言今日前来,只为当年京城疫灾之事,当年全族因感染疫情而覆灭,其中包括自己年幼的两个儿子,而一场疫灾过后,狄府顿成空宅,今日得元启传信告知,当年疫情并非天灾而是人祸,故今晚特意赶来。另一房间,安如苦等元启回房,侍女告诉她,此刻王爷在书房会客,安如不放心的前来看望,却见何成守在门外,又怕惊扰元启谈公事,顿觉不妥意欲返回时,一旁的侍女佩儿却失手将灯笼扔在地上,只因她看到何成是那晚的丢剑之人,忙磕头解释道,自己错把何成当成鬼影,惊吓所致。安如却不解为何巡防营的统领,会在元启房外值守。

  书房里,元启和狄明谈及当年之事,并把濮阳缨写的供书,和太后的诏书拿出,狄明看后怒火中烧,元启添油加醋道,这种事情无人敢再提起,自己也是冒了很大风险保存物证,狄明看着诏书愤恨不解道,难得她们心里没有公道二字吗?元启却说荀白水和太后早将此事忘记,指望这种人公道实乃痴人说梦,此时的狄明已被元启洗脑,失控的欲去寻仇被元启拦住,元启劝他从长计议,今日找他前来,欲让他帮自己夺取萧元时的皇位,狄明闻言愣怔片刻,喃喃自语道这是大逆不道,不可能实现的事情,元启却说自己原本同他一样,只因朝廷的做法让他心凉,接着他又告诉狄明长林王府的下场,即是太后和荀白水蓄意而为,如此朝廷岂不让人心寒,而自己坚信大梁天命绝非如此。

分集剧情

喜欢看“琅琊榜之风起长林”的人也喜欢